《流氓艳遇记》

  清晨的běijīng被浩瀚无垠的雾海笼罩,使整个城市就像披上了一块巨大的银纱,给人一种神奇的朦胧sè彩。中文在茫茫的浓雾中,汽车的喇叭声自行车的铃声不时地传到人们耳边。

  早起晨练的人们在浓雾中慢跑,带起的微风使身边的浓雾一阵滚动翻腾。

  印正伸穿着运动长裤背心跑进了铁道部家属院,刚想上楼就听见身后传来汽车的喇叭声。

  印正申一皱眉,停住脚步回头看去,皱着的眉头舒展开来。只见一辆奥迪A6停在了不远处,印名泉印启父子在车上下来,驾驶室车门打开,印序也下了车。

  “二伯!”

  印启快步走过去打着招呼,而印序却晃晃悠悠的一句话也没说。

  印明泉走过来说道:“二哥!”

  印正申点头:“上楼说吧!”

  几个人上了楼,印正申的老婆黄秀芝正在厨房里做早餐,印正申的儿子印晓路坐在沙发上看着报纸,当他见到印名泉的时候急忙站起身让地方。

  “二叔!”然后有对着印启和印序点点头。

  印玉轩由于结婚晚,所以印小伟在印家第三代中排行是老三,印晓路是老大,而印启是老二和印序是印名泉所生。

  印正申现在是印家领军人物,也是印家大力扶持的人,所以现在印家都是以他为核心,有什么事情都会找他商量。

  “坐吧!”印正申指了指沙发说道。

  印名泉坐了下来,印启和印序却没有资格作陪,只能拿了把椅子坐在一边。

  而印晓路坐陪在印名泉身边,现在这个家伙是chūn风得意,马上就要去河南周口西华县当县委书记,而且他只比印启大一岁,但其发展前景却比印启好得多。当然,印家让他下去锻炼,其能力自然要比印启强。

  “发生什么事了,这么早过来找我。”印正申坐下来问道。

  印名泉说道:“迟家收了一个干亲,这事你听说没有?”

  印正申点点头:“听说了,怎么?”

  印名泉微微一笑:“那个女孩叫迟翠莲,昨天被人打了。打她的人叫季鲲鹏,是新景地产的老板。”

  印正申拿起茶几上的烟点了一颗:“这个我到没有听说!”

  印名泉也拿起烟点了一颗:“迟家要五千万的赔偿,季鲲鹏没有给就被jǐng察带走了,紧接着新景地产就被几个部门联合调查,所有在建项目也都被迫停工。”

  印正申抽了口烟,你在他脸sè看不出任何表情:“现在我们印家还很脆弱,不宜和迟家正面冲突,这件事情不要再提了。”

  印启很不甘心,想起杨洛整张脸都扭曲的变了形:“二伯,杨洛那个小畜生把我们和王家的联姻破坏了,这口气您能咽得下去?现在有了机会,就算不能把迟家怎么样,但也能让他们沾满身屎,即使弄不死他们,也要恶心死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