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艳遇记》

  索马里首都摩加迪沙机场,一栋破旧的二层小楼上并不起眼的国际机场标示映入眼帘。中文边上还有近20架被炮火摧毁的飞机。机场上到处都是臂带“au”非盟标识的全副武装联合国维和士兵。在过去的二十多年时间里,这里是**武装从未停止争夺不断制造恐怖袭击非盟维和部队派重兵把守的战略要地,也是索马里目前与外界联络的唯一空中通道。

  一架小型飞机缓缓降落,平稳停下来之后,机舱门打开,一队士兵首先下了飞机,接着赛德陪着杨洛他们出现在机舱门处。

  杨洛一出来就看到,碉堡和铁丝网等障碍物分四层环绕着背山面海的机场,边上还有近20架被炮火摧毁的飞机。机场上到处都是全副武装的联合国维和士兵,机场上空,两架美式攻击直升机不停地盘旋。机场外围,由6辆重型坦克12辆装甲车和4辆车顶上装有小钢炮的吉普车组成的车队形成保护圈。周围山坡上的建筑物只剩下残垣断壁,而且全留下了枪弹的痕迹,千疮百孔,联合国的旗帜就在一些破房子上飘扬着。候机室是这里唯一一所象样些的房子,是由钢筋水泥筑成,顶上铺着石棉瓦的简易平房。

  杨洛叹口气,摩加迪沙这个索马里的首都,战争气息比基斯马尤还要浓重。而这里就像一个病人,是得了绝症的病人。你能清晰看到他的悲伤,感受得到他的痛苦,但却无法摆脱。

  这时一名五十来岁,留着卡斯特罗式的大胡子,穿着一身考究的西装,左手拿着一个漂亮的手杖,右手常拿着个大烟斗的男人,在一队士兵的保护下走了过来。

  “哈哈……杨队长,欢迎您来摩加迪沙。”他说的是一口漂亮的美式英语,举止潇洒,说话的语气也很平缓。

  对这个男人,杨洛没见过,但并不陌生,因为在很多地方都看过他的资料。不是别人,正是索马里爱国运动武装部队总司令前国防部长摩根。

  杨洛跟摩根握了握手:“你好摩根将军,很高兴认识你。”

  摩根爽朗的说道:“请上车!”

  因为有摩根在,并没有像其他普通人一样,在这个多次遭受到**武装的偷袭,作为非盟维和部队控制的重要战略要地的机场接受严格检查和填写入境记录,直接上了一辆经过改装的全防弹悍马h6。

  悍马平稳的出了机场,居然还有四辆t62主站坦克随行,摩根说道:“现在的摩加迪沙就像一个火药桶,可怕极了。上个月,艾迪德的全国联盟军队对由十二派联盟中的一派南部民族运动控制的机场周围地区发起进攻,经过近一个月的激烈战斗,艾迪德军队占领了这两个地区,但随后十二派联盟在这两个地区外围形成包围圈,只留出一条路,要求艾迪德的部队在一周内撤出被占领地区,否则将采取报复性军队行动,到现在还对持着,我不得不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