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村的女人》

“喝酒好,喜欢喝酒好啊”这些政府官员的脸上,个个都露出会心的微笑。



只要“柳大师”有爱好就有弱点,想接近他就容易多了,最怕的,就是那种神仙一般油盐不进的“圣人”,想拍马屁都找不到他的屁股啊。



“俺可以进去了吗?”柳杏儿窃生地问道。



“当然,当然,一定要将名片交给你的父亲哦,拜托了”众官员用大灰狼诱惑小红帽的嘴脸,循循善诱道。



“嗯,放心吧!”



柳杏儿嘻嘻一笑,甩着马尾辫,蹦蹦跳跳地进去了。



“这里就是柳大师的家吗?”王守义走进柳老憨家的院落,四处打量着:“山不在高,有龙则灵,水不在深,有仙则名。没想到柳大师如此勤俭,视金钱如粪土,真乃世外高人也!”



“高人都这样的,嘻嘻!”姜悦悦捂着殷红的小嘴,眼睛笑眯成了月牙。



听到这里,王喜来脸上一阵抽搐,小心伺候着他们走进了柳老憨家的院子,却不敢多嘴。



“他们说的柳大师到底是谁呢?”王喜来脑中闪过蓬头垢面的柳老憨、又想到总是流里流气、没心没肺的柳水生,苦笑一声,他们两个要是“大师”,老子切不成“圣人”了?



王守义这次是以视察“三农”的名义下访的桃花村,在县长办的行程安排上,西水镇可是最后一站。



但王守义实在等不急了,亲批路线图,把桃花村列为了第一个下访对象。



其实按他的意思,是准备以私人身份,偷偷地拜访过来柳水生的,但后来跟姜悦悦一说,却遭到了她的极力反对。



说你的身份太特殊,桃花村干部中见过你的人应该不少,如果被他们认出来,反而影响不好。万一再传到敌对势力的耳目中,被他们紧抓不放、上纲上线,情况更加不秒。还不如光大光明地过去,再以私人会友的名义过去探望,这样即使传扬出去,别人也不会说什么闲话了。



王守义对她言听计从,马上改变了原来的想法。



这次跟随过来的这群官员们,大多都是他的亲信,也不怕被人说三道四。



但奇怪的是,王守义在村委会旁敲侧击地打听了几句,包括王喜来在内的这些村官中,竟然没有一个人知道桃花村住了个“气功大师!”



后来不得以,这才说自己跟柳水生在县城有过一面之缘,还受过他的点滴恩惠,想过去拜访一番。



王喜来也不敢多问,马上带着他们,浩浩荡荡地杀来了。



一路上,听着王守义不断提起“柳大师”的字眼,王喜来就有点摸不着头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