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野医》

也不知道哪个闫老太婆是否发现了自己,但刘子东也丝毫不在意,继续在那棵树底下蹲着。

他听见了屋里公鸡的挣扎叫声,只不过片刻后变安静了。

“这么大岁数了还自己杀鸡吃?有点意思。”刘子东想到。

过了一会,门打开了,闫老太婆右手拿着拐杖,右手拿着一个满是鲜血的鸡的内脏。

闫老太婆将拐杖挂在在了墙上的钉子上,咬了一口那个满是鲜血的内脏,慢慢的咀嚼着,咽进了肚子里。

刘子东呆的位置里闫老太婆家不过一百米不到,他的视力很好,自然看清楚了闫老太婆吃的是什么。

那是刚刚那只鸡的内脏,带血的生的内脏。

刘子东只觉得此刻自己的肠胃翻涌,有些想吐的感觉,但还是被他压了下来。

他看着挂在墙上的那根拐杖,那根拐杖上面满是红色的液体,那是鸡的鲜血,一滴一滴的滴在了地上。

原本刘子东以为那根拐杖之所以是红色,可能是用了什么特殊的木材,但现在这么一看,那根本不是什么红色的木材做的,而是用鸡的血液浸泡的,也许还有别的动物的血液……

这个闫老太婆的行为确实古怪,但是刘子东觉得再怎么说她也不过是一个瘦弱的老太婆,有自己在秋菊的身边怎么也不会让她伤害到秋菊的。

于是刘子东回到了村子里,不再继续观察这个奇怪的老太婆。

刘子东回到了诊所中,发现正有一个大人带着一个小孩从诊所中走了出来。

这仔细一看,这不就是晋二小么?

“呦,小刘医生回来啦,这太赶巧了,我家孩子病了,我就带过来看看,结果李大爷说你出去了,我这刚要走,你就回来了。”晋二小对刘子东说道。

“孩子这是又感冒了吧。”刘子东好奇的问道。

小孩此时此刻小脸通红,鼻子底下挂着一条鼻涕,一会刺溜一下,一会刺溜一下,看着刘子东都有些提心吊胆的,生怕那鼻涕一不小心进了嘴里。

“对啊,刘医生,这孩子又感冒了,不过没上次那么严重,我就赶紧带过来让你看看。”晋二小说道。

“走吧,快进诊所里,我看看。”刘子东说道。

进了诊所,刘子东将温度计拿了出来,先让小孩子量一下体温。

刺溜。

这声音,刘子东听得很不舒服,赶紧找来卫生纸给小孩子擦了一下鼻涕。

“刘医生,这不用麻烦你了,我来吧。”晋二小见刘子东要给自己家的娃擤鼻涕,赶紧接过来这怎么能让刘医生做呢?

不过刘子东浑然不在意,帮小朋友把鼻涕醒了。

刘子东倒是不嫌弃那小孩子,所以帮忙擦个鼻涕也没什么,主要是那种吸鼻涕的声音着实让人听着难受。

过了一会,刘子东将夹在小朋友腋下的温度计拿了出来,说道:“嗯,还可以,只是低烧。你就在我这里拿点中药回去吃,就好了,不用针灸,吃两天药就行。”